这就是C罗,Yī个粗糙的极端利己主Yì者。

  如果是别的俱乐部倒也罢了,比如尤文,本来双方就是合作Guān系。但那是曼联,是把CLuó从Máo孩子“小小罗”养YùChéng世界足球先生的曼联。C罗没有任何回哺的Yì愿,他关心的,只是个人欧冠进球数。

  Duì此,门德斯只能Tí个折中方案——曼联与C罗续签,再将其外租。

  所以,“我们曼联”、“我们皇马”、“我们尤文”终于夺冠了,算得了什么?我夺冠了,才是唯一。

  体坛周Bào全媒体记者 梁熙明

  别说足球,任何体育集体项目中,古往今来都未曾出过CLuó这般极端的另类。他将自己与任何集体割裂开,自己对任何集体都是单独的存在,集体服务于他个人,个人对集体永无承诺。

  但是如果你落魄了,我会是第Yī个离开你的,绝无可Néng跟你共患难。

  历史上,这样的人在可以出卖国家、民Zú、人格,即可获得荣华富贵时,也是毫不犹豫的。他的流泪,并不是因为“我们葡萄牙终于夺冠了”,而是因为“我终于夺冠了”。

  如果有一天,C罗需Yào抛弃所有粉丝,才能有进球、冠军、大奖,想必,C罗也是毫不犹豫的吧?

  *仅代表个人观点

  唯独C罗,用行动Biǎo明,我与任何俱乐部都没Yǒu羁绊。苏亚雷斯可以为了世界杯,放弃欧洲的一切,回到培养自己的乌拉圭国民,但是培养了C罗的葡萄牙体Yù,付不Qǐ他的薪水。把C罗从花罗打造成世界足球先生的Màn联,没有欧冠,所以配不上我。

  据说拜Rén已经第七次婉拒门德斯(古有诸葛亮七擒孟获,今有南大王七拒罗总?),切尔西主帅直Jiē跟老板说,不要。马竞老板明确声明,我们养不Qǐ,而马竞球迷也发动了反罗请愿。

  4.ronaldo.jpg

  我只能跟你共富贵,由我进球,在鲜花掌声中由我上去捧杯,年底由我得奖。

  弗格森出马都没用。要知道,2008年C罗已经被转会Huáng马的传言包围了,面对镜头,C罗一再拒Jué对曼联承诺什么,亲口说出,“我对Wǒ妈都不Chéng诺什么。”

  实在没地方了,马竞亦可,哪怕马竞是皇马的德比对手,有欧冠打就行。

  古往今来,未曾YǒuC罗这般,如此极端的利己主义者。但是又不能称C罗为“精致利己主Yì者”,精致的定义是伪装、表演、老到,现实中有很多这样“精致”的球员,他们在表面会装得很好,Tái上对着镜头话筒:我对Qiú队充满着感情,我对球迷恋恋不舍。台下或Zhě关起门来,这下俱乐部总得给我续Yuē加薪了吧?

  所以弗格森算老几?亲妈都不好使。

  这就是时代,超庞大的粉丝文化、Fàn圈文化造就LiǎoZhè样一个C罗。

  但是,且不说这种侮辱性的打脸,曼联是不是受得了,最大的问题是,要去能踢欧冠的豪门。那这个能踢欧冠的豪门,是谁?

  C罗一点也不精致,相反,粗糙无比,是个“粗糙利己主义者”。没有任何伪装,直白得连一丝Wēn情都不需要,我的眼中只有我的荣誉、Wǒ的纪录、我的利益。

  而Qiě,粗Cāo得……不挑食。前提是,一要有欧冠,二要Fù得起我工资,虽然我已经很有诚意,减了一半还是天价。

  不出所料,C罗与Màn联的谈判,Màn联连弗格森都请了出来,依然说不动。C罗一口咬死,一定要Zhuàn去能踢欧冠DeQiú队。

  skysports-cristiano-ronaldo_5823313.jpg

  所以C罗是个“粗糙利己Zhǔ义Zhě”。

  在所有古往今来排得上号的那些巨星中,C罗是唯一。贝利与桑托斯同Zài,迪斯蒂法诺与皇马同在,马拉多纳就是那不勒斯全城,谈克鲁伊夫不可避免必须带上阿贾克斯,谈贝肯Bào尔则与拜仁划等号。即使是梅西,当世与C罗并称的绝代双骄,尽管他身体不在巴塞罗那了,但是Wèi来历史评Shuō,梅Xī就是巴萨,巴萨就是梅西。

  Zhè确实非常令人叹为观止,一个足以进入古往今来最伟大行列的巨Xīng,如此决绝,如此不把他效力De俱乐部当回Shì。